新闻资讯

快狗慌忙IPO,货拉拉也有点慌?

发布日期:2022-05-06阅读数量:140

近年来随着物流货运行业的高速发展,物流货运赛道迎来了集体上市潮。而京东物流和满帮货运的成功抢滩上岸,也让同城货运赛道的其他玩家开始蠢蠢欲动。

作为目前国内同城货运领域首屈一指的玩家,货拉拉和快狗打车自然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划上市。近日,国内同城货运巨头快狗打车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书,正式迈出了上市的第一步;与此同时,占据同城货运主导地位的货拉拉却委婉地否认了上市传言,显然在资本市场上位居第二的快狗打车,已经抢跑处于行业头部的货拉拉了。

快狗打车抢跑

虽然快狗打车近年来一直在全力奔跑,但其却与行业排头兵的货拉拉依然差距甚大。据悉,截至2021年年底,货拉拉的交易总额超过200亿元,市场份额也达到60%左右,稳居行业第一,快狗打车虽紧随其后,但其市占率仅为5.5%。显然快狗打车无论是从硬实力,还是市场份额上都比不上货拉拉,加速上市自然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当然,从快狗自身来看,其表现不错的各项业务也是其上市的重要依仗。

首先,强劲增长的B端业务和海外业务,为快狗打车的高速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快狗打车的过半收入都是来自于B端业务,招股书显示截止2021年4月,快狗打车已与超过3.3万家企业客户建立了业务关系,2018年—2020年通过快狗打车的企业服务,分别配送了约106万、127万、126万份托运订单,分别占总收入的61.6%、53.2%、54.5%。

另外,快狗打车海外业务的增速也十分亮眼,尤其是海外B端业务。据其招股书显示,快狗打车企业服务月活跃用户数由2018年的506个增长至2021前四个月的2092个;托运订单数则由2018年的60.79万单涨至2020年的96.84万单;交易总额也由0.92亿元涨至2.01亿元。

其次,快狗打车所采取的“标准化”和“可持续”的举措,使其在行业中形成了差异化优势。快狗打车将核心运营模式的抢单转变成了派单,将司机由兼职变为了类似于全职管理的性质,使其网络货运的生态得到了有效改善。另外快狗打车还致力于打造低碳环保可持续的绿色城配体系,通过进一步落实和深化“绿色货运”来助力企业节能减排,从而达到降本增益的目的。

最后,快狗打车通过精细化运营建立了竞争优势,进一步提升了其市场竞争力。为了应对强有力的市场竞争者,快狗打车不得不转变思维去探索并升级自身的运营模式,尤其是在同城货运市场逐步成熟的当下,通过精细化运营打造护城河更成了其突围的必由之路。实际上,早在去年底快狗打车就推出了“快狗专送”服务,开始致力于解决社区团购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履约需求。

对于快狗而言,这些既有优势既是其向资本市场的证明,也是其需要借助资本给予巩固和加强的核心关键。

货拉拉放慢资本脚步

目前来看,在这场同城货运的上市潮中快狗打车已经抢跑,而稳坐行业头把交椅的货拉拉却始终未明确上市时间。一旦快狗打车成功上市,也就意味着货拉拉在这场资本战中掉队了。实际上,货拉拉始终没有上市动静,也可能是其在某些方面或多或少地存在些顾虑。

一是,资本市场监管趋严,货拉拉此时不上市或是其在风险性时局内做出的适当回避措施。随着当今市场监管趋严,反垄断力度加大,游戏、在线教育、网约车等行业都面临了不小的冲击。在“滴滴事件”后,曾在美传出过上市消息的公司为避免节外生枝,也都纷纷撤回上市申请或转战内地上市,这或许正是货拉拉面对市场的不确定性,采取“回避”态度的原因所在。

二是,同城货运行业的盈利模式尚未跑通,货拉拉还无法在招股书上展现出漂亮的财务数据。同城货运基本靠抽成或者提供汽车租售、车后保养等增值服务盈利,模式十分单一,很难支撑其高额的运营成本,所以大多货运平台都深陷亏损漩涡之中,货拉拉虽未披露盈利状况,但市场上却也时常曝出其司机“跑单不赚反亏”的消息,所以在急需资金输血的局面下,上市对货拉拉而言虽是良药,但此时却不是最好的时机。

三是,同城货运的商业模式仍处在探索阶段,货拉拉对上市仍有顾虑。目前货拉拉在需求匹配、服务能力、管理方式、甚至是司机端培训、定价规则等方面,都还没有跑出足够成熟的商业模式,而且仅靠烧钱换来的市场根基并不牢固,一旦失去资金加持,便有被淘汰出局的可能。更何况目前货拉拉仍然存在诸多不合规问题,所以不冒尖、不出风头才是其目前要做的。

内外承压

快狗打车虽即将借IPO之势起航,但仍有隐忧不容忽视,显然上市可以为其提供“弹药”,但却不能保证其一直坐稳行业第二的位置。

由于自身造血能力仍有不足,快狗打车在与货拉拉等同城货运玩家的价格战中明显处于不利地位,大规模地补贴用户、做广告,更让快狗打车的利润不断被蚕食。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快狗打车累计只获得15.31亿元营收,而其三年累计录得净亏损就接近20亿元。“粮草”不足让快狗打车,只能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另外,快狗打车的B端收入结构不稳定,C端月活、GMV双降,也影响了其持续增长能力。据悉,2018年—2019年快狗打车的企业服务收入基本还以中国内地为主,但2020年以来,来自海外市场的收入逐渐跃升到了内地的两倍多。然而,由于地区差异特别是经济差异的因素,海外市场的本土化管理并不容易,所以海外市场的收入贡献能否持续仍存疑。

而且,快狗打车总体活跃用户并没有出现明显增长,作为平台服务主战场的内地市场用户月活量近两年更是一直处于下降之中。据悉,快狗打车国内平均托运人月活跃用户2019年的66万人下降至2020年的49.4万人,并且还在持续走低。

除了其自身的压力外,快狗打车还要面对最强对手货拉拉的挑战。作为龙头的货拉拉,虽然没有披露上市计划及细节,但也一直在积极调整措施巩固自身优势。

在市场层面,货拉拉积极将其业务延伸到了下沉市场甚至是海外市场,以便寻找新的商业机会。货拉拉自完成了一、二线城市的覆盖后,便开始逐步向下沉市场渗透,甚至将业务延伸到了东南亚地区。据统计,截至2021年3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经覆盖363座中国大陆城市,其海外市场覆盖也超20个城市,涉及国家包括东南亚、印度等多个地区。

在业务上,货拉拉不断扩大业务范围,使其业务更加多元化,从而寻找新的增长点。为满足市场的发展需求,曾经专注C端的货拉拉也开始发力B端,从“整车”向“零担”、“同城”向“跨城、跨省”转变。具体而言,货拉拉从同城货运扩展至同城和跨城货运、企业版物流服务、搬家业务、汽车租赁及零担业务、甚至于汽车后市场服务等多个领域,其业务体系更加多元化。这意味着未来快狗打车,仍将面临更为严峻的头部挤压。

鏖战升级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内地同城物流市场规模达1.23万亿元,预计2025年达到2.12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11.7%,而2020年中国内地线上同城物流渗透率仅为2.9%,可见同城物流的市场还十分广阔,而这块诱人的蛋糕自然也吸引着多家巨头联袂而来,同城货运的战事也由之前的“楚汉之争”变成“群雄逐鹿”。

比如,走专业路线,以服务质量为出发点的满帮就是二者最大的竞争对手。作为老牌城际货运玩家,满帮已先一步踏入资本市场。不仅如此,由于其一直专注B端、深耕干线长途货运生意,满帮已经在同城货运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其打造的“干线网+城配网”,从干线到落地配的一站式解决方案就是其实力强劲的最佳体现。

另外,有强大品牌效应和导流能力的滴滴货运实力也不容小觑。滴滴货运背后有4亿月活的滴滴打车作为其流量入口,再加上资金、技术的鼎力支持,以及在司机招募与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还有“橙心优选”的协同等,依靠这些优势的加持,滴滴货运一入局就后来居上。据悉,滴滴同城货运上线3个月就收获了日均订单破10万的不俗成绩,将货拉拉和快狗打车甩在了身后。

此外,背靠阿里的哈啰出行上线哈啰快送,切入C端同城货运赛道;美团也在测试货运物流业务“卓鹿”,发展同城货运……随着众多玩家入局,不难预见同城货运的下半场竞争已然开始。

面对行业的风起云涌,同城货运最终会是货拉拉、快狗打车这样的老将继续统治,还是满帮、滴滴等实力派突出重围,亦或是其他后来者实现弯道超车,目前还犹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撑到最后,就将成为行业的最终赢家。

IPO:www.92ip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