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多家企业计划终止挂牌新三板!

发布日期:2022-03-01阅读数量:285

在2021年年报披露季,多家新三板公司宣布摘牌计划,多数公司表示将以成本价回购异议股东所持股份。大团结则公告撤销终止挂牌新三板的计划。

与主动申请摘牌不同,兴恒隆等公司面临着被终止挂牌的风险。值得一提的是,兴恒隆曾主动申请摘牌,不过未获全国股转公司同意。

多家企业计划终止挂牌

华谌科技日前公告宣布,公司计划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申请终止挂牌。对于摘牌的原因,公司称是根据公司经营发展需要及长期发展战略规划,为提高公司运营效率及削减督导费、审计费、律师费、挂牌年费及结算UKEY信息查询服务费等公司挂牌综合维护成本。

同一天,亚美特也公告宣布摘牌计划,理由与华谌科技相似:根据公司长期发展战略要求以及自身业务发展方向需要,为更好地提高公司经营管理能力,降低公司营运成本,提高决策效率。

同样处于基础层的维和药业和绿泉环保,也分别公告了终止挂牌新三板的决定。对于摘牌的缘由,维和药业解释是基于当前的业务发展和管理需要,为更好地完善公司管理,降低公司运营成本,综合考虑公司长期的发展规划。

绿泉环保则坦言,新冠疫情发生后,公司业绩持续下滑,2020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负,预计2021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均为负值,且亏损进一步增加,预计短期内无扭亏为盈的希望;在业务萎缩的情况下,公司现金流紧张,作为全国股转系统挂牌企业,公司每年需支付主办券商及中介机构合计三十万元的常规费用,对公司而言也是沉重负担,鉴于上述现实原因,公司计划申请公司股票终止挂牌。

在宣布摘牌计划的同时,上述公司同时给出了对异议股东权益保护措施,多数公司表示将以成本价进行回购。

根据绿泉环保的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针对终止挂牌的异议股东所持股份进行回购,回购价格不低于异议股东取得股份的成本价格及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财务报告的每股净资产较高者,具体价格由双方协商确定。

维和药业称,回购价格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对异议股东在披露终止挂牌董事会决议公告后新买入的股份,回购价格为异议股东取得该部分股票的成本价格与最近一期公司经审计的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价格孰低为准;二是对异议股东在披露终止挂牌董事会决议公告前已持有的股份,回购价格为异议股东取得该部分股票的成本价格与最近一期公司经审计的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价格孰高为准。

根据全国股转公司终止挂牌有关规定,挂牌公司向全国股转公司申请终止挂牌,应召开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终止挂牌相关事项,股东大会须经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终止挂牌议案应当明确拟终止挂牌的具体原因、终止挂牌后的发展战略、异议股东保护措施、股票停复牌安排等。

这家公司撤销摘牌计划

大团结则宣布撤销终止挂牌新三板的计划。此前于2021年12月,公司披露了摘牌计划,表示是基于当前的业务拓展需求及长期的发展战略规划。

对于终止挂牌新三板,大团结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张盛阳及一致行动人安徽恒岩混凝土有限公司承诺对异议股东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进行回购,每股股票回购价格以异议股东购买时的成本价格为基础上浮合理的收益,具体的回购价格及回购方式由公司实际控制人张盛阳及一致行动人安徽恒岩混凝土有限公司、异议股东协商确定。

现公司反悔摘牌计划,是由于此次拟申请公司股票终止挂牌事项尚需相关各方进一步协商,公司表示,为充分尊重少部分异议股东的意愿,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公司决定撤销拟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股转系统终止挂牌并撤销上述与之相关的所有决议,公司股票将继续在全国股转系统挂牌转让。

大团结在二级市场上交易并不活跃,仅有过几笔成交,不过公司曾在2020年实施了一次定增发行,引入了两名私募机构投资者六安安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和安徽安元创新风险投资基金有限公司。

公司2021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股东人数合计48名,其中六安安元、安徽安元两家机构投资者分别位居第三大、第五大股东位置,持股比例分别为9.1%、6.06%。

值得一提的是,在公开披露摘牌计划后,大团结补充披露了一份对赌协议,正是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与机构投资者六安安元、安徽安元在实施定向发行时签署的协议,协议中公司实际控制人承诺大团结2020年净利润2200万元、2021年净利润2800万元、2022年净利润3500万元;还包括对赌挂牌公司实现2023年12月31日前国内A股IPO首发上市。否则机构投资者有权要求公司实控人回购所持股权。

这些企业面临摘牌风险

多家公司却面临着被全国股转系统终止挂牌的风险。

兴恒隆2月25日再度发布公告提示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挂牌的风险。对于其中的原因,公司解释称包括两方面的因素,一是公司未能按规定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二是主办券商单方解除持续督导协议后至今已满三个月,且公司无其他主办券商承接持续督导工作。

根据兴恒隆的公告,公司于2018年10月已经提示风险称,公司可能存在2018年10月31日前仍无法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的情形,公司面临着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兴恒隆未能按期披露2018年半年报的原因,是公司已经提交了主动终止挂牌申请。实际上,兴恒隆最先于2018年3月公布了摘牌计划,而后公司在提示风险公告中透露,这次终止挂牌计划存在异议股东(包括投反对票、弃权票股东、未出席审议摘牌议案股东大会股东),公司与各异议股东尚未协商达成一致意见。

2018年8月31日,公司向全国股转系统提交了主动终止挂牌申请材料并获得受理。根据相关规定,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将于2018年10月31日之后做出终止公司股票挂牌的决定,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不过后来公司于2021年9月29日收到的公告显示,因公司仍未完善异议股东保护措施,不符合《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股票终止挂牌实施细则》第八条第(三)项规定的条件。经多次沟通反馈和监管提示,相关问题未能解决,公司申请股票终止挂牌事项已无法推进。根据《终止挂牌细则》第十五条规定,全国股转公司不予同意公司的终止挂牌申请。

兴恒隆股票已于2018年3月27日开市起停牌至今。鉴于公司尚未编制并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2018年年度报告、2019年半年度报告、2019年年度报告、2020年半年度报告、2020年年度报告及2021年半年度报告。

兆达科技同样面临着被终止挂牌的风险。自2021年7月以来,公司的主办券商持续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等无法履职或取得联系。而后于2021年10月29日起,主办券商提示称兆达科技还因未按期披露2021年半年报而面临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IPO:www.92ip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