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新年伊始,车企争相IPO,谁能玩转资本局

发布日期:2022-02-15阅读数量:266

近日,证监会网站显示,接收到浙江零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份(包括普通股、优先股等各类股票及股票的派生形式)》的审批材料。

零跑汽车“跑”了几年的IPO(首次公开募股)之路终于等到了官方进展;同一天,蔚来正在考虑在新加坡二次上市的消息也被曝出,消息称,蔚来或借此筹集19亿美元资金,且不会完全放弃赴港交所上市的计划;2月9日,华人运通控股(上海)有限公司转让高合(上海)汽车售后服务有限公司100%股权,高合(青岛)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接盘。而就在1 月底,华人运通也被曝出正考虑进行5亿美元的香港IPO 的相关消息。

新年伊始,造车新势力大有集体奔赴资本市场之势。它们有的是谋求二次上市,有的则是赴前辈之路,探寻更多获取资本支持的可能性,它们能否如愿以偿?不仅造车新势力,孵化于传统车企的新能源汽车板块也盯紧了IPO之路,对于这类企业而言,IPO 又意味着什么?另外,赛道拥挤的IPO 之路上,哪类企业又能获得青睐?

新势力二次上市

对资本吸引力减弱

数据显示,1月,蔚来汽车交付9652 辆。虽然销量超过9000 辆,取得了同比33.6%的增长率,但对比小鹏、理想,这个造车新势力的“领头羊”在新年第一个月的销量却难言出色,因为后两者的1 月交付量均突破了1 万辆,分别达到12922 辆和12268 辆。而更让蔚来汽车黯然失色的是其迟迟未能落地的二次上市。

相比小鹏和理想顺利在香港完成二次上市,蔚来的二次上市之路却并不顺利。1 月26 日,有消息透露,蔚来正在考虑在新加坡二次上市,并会继续与香港监管机构讨论,设法解决目前在香港上市遇到的阻碍。尽管这一消息被蔚来的有关人士给予“对于市场传言,公司不予回应”的回复,但蔚来的二次上市仍是业内关注的焦点,造车新势力“领头羊”的一举一动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这类企业的发展风向。

公开信息显示,2021 年3 月,蔚来便在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但等来了小鹏、理想分别于同年7 月、8月在香港完成二次上市的消息,却没看到蔚来香港上市的任何进展。

同时,去年9 月,蔚来宣布计划发行不超过20 亿美元的美国存托股票,且有消息透露,蔚来香港上市或延期,原因在于蔚来2019 年设立的用户信托基金存在不确定性,遭到港交所询问。据了解,2019 年1 月,蔚来创始人李斌拿出5000 万股蔚来股票成立了用户信托基金,并将收益处分权交给用户。对此,有分析称,用户信托概念较新,有可能会被认为蔚来在转移财富,因此监管部门需要对该业务做进一步了解。

虽然目前蔚来产销量都处于爬坡上量的阶段,与合肥的合作也在不断深化,但二次上市迟迟未能落地,难免陷这位“领头羊”于尴尬的境地。所以,尽管蔚来对此次新加坡二次上市的传闻不予回应,但业内对此的关注度仍在不断上升。香颂资本董事长沈萌认为,鉴于新加坡目前对蔚来的估值相比香港还要低,说明蔚来汽车到新加坡上市更大的需求是尽可能融资。

有证券机构分析,在新加坡上市的公司,可以利用其与香港市场的对接性,将新加坡证券市场作为香港上市的跳板。更为关键的是,相对国内,新加坡上市所需时间较短、成功率更高,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融资计划。同时,新加坡和中国签订了避免双重赋税协议、投资保障协议,及自由贸易协定,在有关政策的支持下可以大大降低企业支出成本。业内人士认为,蔚来汽车赴新加坡上市是为了借新加坡证券市场实现在香港上市。

不过,对于蔚来二次上市能否成功,业内人士仍持悲观态度。“蔚来这样的头部新势力在美国上市后,先期投资者达到获利目的之后就都撤了,这也是头部新势力企业纷纷谋求二次上市的原因所在。另外,由于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涉及自动驾驶等数据安全问题等因素的存在,这些在美上市的企业都希望回归香港、内地,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

但它们已经不是资本市场的投资热点了,这也是蔚来二次上市未能落地的一个原因。”某汽车领域证券分析师认为,二次上市是头部新势力企业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的手段,但对于资本而言,这些企业的吸引力已经降低。

二线新势力IPO

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尽管二次上市迟迟未能落地,但这对已经与合肥深度绑定的蔚来而言,压力并没有那么大。相对于上市,销量的持续提升才是其更重要的任务。而对于那些一直未能完成IPO 的二线新势力企业而言,上市仍是它们的首要任务,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其存亡。好在,新年伊始,几家二线新势力企业都传出好消息。

在证监会公开表示收到零跑境外IPO 资料之前,零跑就被曝出系列上市准备动作。2021 年12 月17日,大华股份发布公告称,朱江明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及董事会下属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今年1 月22 日,零跑汽车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注册资本由9.08 亿元增至29.08 亿元,增幅超220%。零跑汽车有限公司由浙江零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00% 持股。这一系列变化都被认为是零跑在为IPO 做准备。

过去两年,零跑汽车董事长朱江明一直对外公开强调,“零跑可能是资本方最后一张门票”。坊间也多次传出零跑IPO的各种传闻,但也一直止步于传闻。尽管此次零跑汽车表示“此消息非零跑官方消息”,但种种迹象表明,这一次零跑的IPO 不是空穴来风。

与零跑一起,华人运通近日也被曝出IPO 传闻。彭博社报道称,华人运通正在与瑞银集团和摩根士丹利合作安排其在港上市事宜,可能募集大约3 亿~5 亿美元。公司原本计划在美国上市,但现将上市地点改为香港。讨论仍在进行,例如融资规模和上市时间等细节仍可能有变。尽管华人运通相关负责人对此消息的回应为“不知情”。但“不差钱”的华人运通也需要谋求IPO获得更好的融资渠道和企业发展是不争的事实。

同样在积极谋求IPO 的还有威马和合众。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信息称,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在上市之前将筹集约5 亿美元。此外,消息人士还表示,本轮融资将使合众新能源汽车公司的估值提高到450 亿元(约71 亿美元),并表示哪咤汽车最早在今年下半年进行IPO。而在去年底完成D2 轮1.5 亿美元融资的威马被认为距离IPO 只差临门一脚。

不过,对于二线新势力的IPO之路,业内有不同声音。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公司总裁曹鹤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二线新势力2022 年实现IPO的难度很大。尽管新能源汽车仍是投资热点,但无论是港股还是科创板,对这类靠融资造车的新势力企业都已经不那么热衷了,再加上严格的审批流程和要求,更降低了它们IPO 的可能性。同时,目前也并非是中国车企在境外资本市场谋求IPO 的最佳时机。

公开数据显示,2022 年1 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特斯拉、蔚来、小鹏和理想股价分别下滑13.09%、24.91%、24.48%、20.78%。港股市场上的小鹏和理想股价下滑幅度也超过15%。虽然股市的表现有很大的波动性,但同类企业市值下降对于谋求上市的二线新势力而言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在这种情况下,二线新势力在海外实现IPO 的可能性并不大。更为关键的是,当前,自动驾驶、氢燃料电池汽车等领域相比新能源汽车更受资本青睐,这为二线新势力IPO 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

传统车企新能源板块

谋求上市不仅为融资

相比新势力IPO 进程的各种波折,传统车企背景下的新能源板块谋求IPO 更被看好。1 月24 日,长安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长安新能源”)宣布完成49.77 亿元B 轮融资。引人关注的是,长安新能源的B 轮融资原计划融资30 亿元,但最终融资金额却远高于计划,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显示出传统车企新能源板块对资本的吸引力。

针对此次融资,长安新能源相关负责人表示:“长安新能源完成本轮融资后计划于2025 年前后完成公开上市,长安汽车支持长安新能源根据发展需要决定是否在IPO 前继续开展下一轮融资。”该负责人称,资本是当前新能源汽车产业竞争必不可少的资源之一,长安汽车支持长安新能源通过股权、债权和公开上市等方式获得发展资金。对此,曹鹤判断,长安新能源的IPO 之路或将更顺利。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也称,孵化于传统车企的新能源汽车企业融资进程或更顺利。

事实上,传统车企拆分出来的新能源汽车板块谋求IPO 并不仅为钱。长安汽车总裁王俊就表示,长安新能源B 轮融资的落地为长安新能源开启新一轮产业竞争注入了新动力,在开启长安汽车转型升级之路全新起点的同时,也将成为打造“中国西部地区高端汽车产业集群”的又一重要事件。背靠传统车企强大的资金实力,这些拆分出来的新能源汽车板块往往并不差钱,而融资、IPO 成为它们切入新能源汽车赛道、参与当下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的一种途径。

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也曾表示,广汽埃安融资并不是因为缺钱,而是IPO 可以帮助企业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更方便地施行股权激励等措施,从而吸引、留住人才,为企业发展注入活力。

当前的新能源汽车行业不仅技术竞争压力巨大,人才的竞争同样不容忽视。而大多在该领域从事研发等岗位的人才都希望企业能提供包括股权激励在内的具有吸引力的条件。IPO 之路,可以让核心技术人员拥有股权,从而构建更稳定的人才团队。对于这类企业而言,IPO是其参与新能源汽车领域竞争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一方面,相较于新势力们的一切从零起步,传统车企拆分出来的新能源汽车板块具有先天的技术优势和较强的综合竞争力,因此也更被资本看好。“传统车企做新能源汽车,背靠的是传统车企本身强大的技术研发能力和在企业管理等方面积累的丰富经验,成功的概率要更高一些,自然也就更容易吸引资本。”崔东树如是说。

事实上,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外部资本很难进入传统汽车领域,传统车企不是具有国有企业性质,就是和地方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们往往不会吸纳外来资本。新能源汽车板块从传统车企中分拆出来,才给了外部资本进入的机会,自然更容易获得资本支持。

车企IPO赛道拥挤

成功晋级难度增加

目前来看,无论是新势力头部企业,还是二线新势力,甚至包括传统车企在内,都有了冲击IPO 的紧迫感,原因在于,它们需要更多的资金来紧跟快速发展的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脚步。

目前,无论是中国还是海外都处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尤其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尤为激烈。各品牌/车企竞相在这一市场推出各种新产品,市场快速发展的同时,企业也都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

而大多二线新势力企业都处于艰难的销量爬坡期,在这一时期,它们大多具有较大的资金压力,一方面要不断加大投资,加强技术研发,以跟上快速迭代的产品技术;另一方面,也需要更强大的资本支持来进行市场拓展。对它们而言,只有构建足以匹配的营销及售后服务网络体系才有可能带来销量的持续增长,而这需要更多的资金。

哪咤汽车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张勇就曾表示:“企业发展需要大量的钱,要说我们不缺钱那是假的,就是现在已经上市融到钱的(企业),也需要再融资。对于企业来说钱越多越好,我们希望哪咤能够融到更多资金。”

可以肯定的是,2022 年,会看到车企,尤其是新势力企业在资本市场上更多的动作。表面上看,2022 年是车企IPO 大踏步的一年,但事实上,车企IPO 的赛道已经非常拥挤,要想成功晋级并不那么容易。

“无论是科创板,还是港股或者海外资本市场,对于同类企业扎堆上市的审批都会有一定限制。”曹鹤分析,前两年,一众新势力二线企业纷纷谋求在科创板上市,但都折戟而归,原因就在于前面的被卡住了,后面的审批也就停止了。虽然境外资本市场的审批流程相对没那么复杂,但股市如今也已经趋于饱和,这或许也是朱江明声称“零跑可能是资本方最后一张门票”的原因所在,既强调了零跑本身的实力,也道出了资本对新势力车企接纳度在降低的无奈。

“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需要更多创新,只有那些在产品技术、市场推广等方面不断创新的企业才有机会成功晋级。”崔东树更看好传统车企孵化出来的新能源汽车企业的IPO 之路,他认为,从目前的发展情况看,从传统车企拆分出来的新能源车企,得益于传统车企在技术、研发、企业管理及资金方面的强大实力支持,造车之路会走的更顺利,资本也认为其更靠谱;与此同时,它们同样具有创新精神,它们也在积极引入直营、股权激励等在内的现代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的新元素,增强自身的发展活力。“这样的企业往往更具竞争力,而更具竞争力的企业自然更容易获得资本的支持。”他说。

曹鹤同样看好脱胎于传统车企的新能源汽车企业。但他也强调,新势力企业也并非全无机会,关键看谁能推出更具创新性的产品或商业模式。在此基础上,企业获得更好发展的同时,也自然会得到更多资本支持。资本和企业发展一体两面,互相支撑。

IPO:www.92ip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