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又有三家SPAC公司递表港交所,谁将饮得“头啖汤”?

发布日期:2022-02-09阅读数量:191

今年以来,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特殊目的收购公司)的上市方式正在港股市场有序展开。

1月17日,Aquila Acquisition Corporation(简称AAC)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标志着港股迎来了首个SPAC递表公司。

继该案例之后,1月底以来又有三家拟上市公司递表。

1月28日,第二家SPAC公司Tiger Jade Acquisition Company(简称Tiger Jade)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

1月31日,又有两家公司同时向港交所递交SPAC上市申请书,分别为Interra Acquisition Corporation和Trinity Acquisition Holdings Limited。

所谓SPAC指的是设立一家空壳公司,该类公司设立的唯一目的是通过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进行集资,并以集资所得收购合并有经营活动的目标公司,从而达到合并后的继承公司成为上市公司的目的。

国开证券研究指出,由于SPAC只有现金而没有实际业务,因此也经常被称为“壳公司”或“皮包公司”。SPAC通过自身IPO实现上市,用上市发行权益单元的形式筹集并购资金,在24个月内,需要找到并购标的,并经过大多数股东批准完成并购。经过“De-SPAC”并购交易步骤,目标公司与SPAC整合为一体,SPAC终止上市,目标公司代替SPAC取得上市地位,经过股票更名,一家运营实体业务的新上市公司就此诞生。

界面新闻记者从4家拟SPAC公司的招股意向书观察发现,这些公司未来拟并购方向多是大中华地区的新经济领域,其中新能源、新零售、高端制造业等方向为拟上市SPAC所青睐。

具体来看,AAC计划重点关注亚洲(特别是中国)新经济行业(例如绿色能源、生命科学及先进科技与制造行业)内有科技赋能的公司。

Tiger Jade专注于在大中华地区设有营运或预期设有营运的医疗保健或与医疗保健有关的公司。Interra Acquisition Corporation的投资策略聚焦大中华地区从事创新科技、消费及新零售、高端制造、医疗健康及气候行动等领域的高增长型公司。

Trinity Acquisition Holdings Limited未来将专注于具有全球影响力、持久吸引力及为客户带来价值的消费领域生活方式品牌。

在某种程度上,投资策略反映了上述公司对大中华地区可持续增长的信心,这一高增长趋势将主要由未来的消费升级、城市化、科技创新及能源脱碳的正面大趋势推动。

实际上,从SPAC公司的拟投资方向来看,其背后发起人所专注的领域将起到十分关键的作用。

界面新闻记者留意到,采用SPAC方式上市背后的机构及发起人中,闪现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和个人。如外资投行摩根大通、瑞信;中资券商招银国际、农银国际等;此外还包括胡祖六旗下的春华资本以及“体操王子”李宁(82.7, 3.55, 4.49%)等。

其中,Trinity Acquisition Holdings Limited 发起人为李宁和两家私募股权公司莱恩资本(LionRock)和Astrapto,其分别拥有已发行的所有B类股份的33%、42%及25%。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这四家SPAC都有较强的机构做背书,对它们来说,SPAC将产生什么样的作用?

汇生国际资本总裁黄立冲告诉界面新闻,如果说这四家公司都能满足SPAC的上市要求,大概率是可以获得审批通过的。

他指出,相对而言,未来在医药、制造、新能源方面,找到能满足上市规则的标的机会较大。

“相对来说,体育是传统行业,估值循规蹈矩,找到能满足盈利要求且规模较大公司合并的可能性较小。但医药研发和新能源估值空间更大,容易达到市值和混合测试标准的要求,这主要与港交所新的上市机制相关。”他表示。

天爱资本投资总监杜先杰告诉界面新闻,SPAC未来的价值主要取决于并购标的的成长性以及并购交易方案能否实现多赢。他认为,按照港交所当前的规则,未来这四家SPAC公司上市后可能几乎没有流动性,并购的情况也至少要等1-2年后才能观察。

“另外由于港股SPAC对认购者、并购目标等的要求相对较苛刻,所以,至少在2022年,港股SPAC的数量和融资金额,应该难以重现美股前两年的热度。可能后续港交所会逐步放宽SPAC的上市和认购门槛,从而提高投资者的参与度以及为更多具有成长性的公司提供上市机会。”杜先杰补充道。

他认为,壳公司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并购标的的选择、交易架构的设计等。由于SPAC是个新产物,懂行的投资者较少,SPAC的本质又是一家现金公司,没有估值的锚,所以上市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买方都只能观察。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SPAC上市之后二级市场的流动性。

国开证券研究指出,SPAC模式是有政策红利的,监管政策一旦收紧,这种狂热就可能骤然降温。“我们很难说它不存在泡沫。但从长期来看,技术创新应用周期越来越短,重新分割利益的诉求又是支撑本次SPAC狂潮的长期因素。”

国信证券研究认为,港股 SPAC 机制将是国内大型券商的重大发展机遇。大型券商的业务种类齐全,在各条业务线都积淀了成熟的团队,通过创设 SPAC,可以强化综合实力的运用技巧。

多家SPAC公司在上市申请书的风险提示部分指出:“可能无法于上市日期后24个月内公布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并购交易或于上市日期后36个月内完成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并购交易。”

在一定程度上,竞争的激烈程度源于优质标的存在一定的稀缺性。如其中一家SPAC在申请材料中指出,随着评估目标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数量增加,有吸引力的目标可能会越来越少,而对有吸引力的目标的竞争可能会越来越激烈。这可能会增加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并购交易的成本。

IPO:www.92ip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