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厉氏父子齐推五芳斋上市 二代或是IPO背后关键人物

发布日期:2022-01-25阅读数量:306

2002年,随着远洋实业成为浙江五芳斋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这家百年粽子老字号的掌舵人变为厉建平,远洋实业也随之更名为五芳斋集团。

时间来到2018年,厉建平已是62岁,在外打拼多年的儿子厉昊嘉被聘任为公司董秘,随后又担任财审重要岗位。五芳斋实业是否开始启动交接班模式,一时引发外界猜想。

不过,接班故事暂时没了下文,资本市场却等来了百年粽子老字号递交的IPO申请,也许这正是厉氏公子坐稳财审要职的首战。1月13日晚,中国证监会发审委宣布五芳斋实业首发获通过,如若公司顺利上市,厉氏父子有望一同现身上交所,为这家百年老字号敲响上市钟锣。

入局 老字号国有股转让存疑云

100年前,浙江兰溪商人张锦泉在嘉兴张家弄开设“荣记五芳斋”粽子店,店名取“五谷芳馨”之意,凭借糯而不煳,肥而不腻、香糯可口、咸甜适中的出品,“五芳斋”的名号很快在沪杭一带打响。

火爆的粽子生意引来了新的入局者。另有两位嘉兴商人开设了“合记”和“庆记”两家五芳斋,三家店都自诩为老牌正宗。

1956年,经历公私合营,三家“五芳斋”以及“香味斋”合体,成为嘉兴五芳斋粽子店。半个世纪后,粽子店进一步做大,成立嘉兴市五芳斋粽子公司。1998年,经历两次改制后,公司吸纳嘉兴百货、嘉兴肉类中心、嘉兴酿造、嘉兴农科院及数百名自然人共同作为发起人,才设立了现在的上市主体即五芳斋实业。

值得一提的是,在现任五芳斋实业董事长厉建平入主前,五芳斋实业还发生了一场国有股转让风波。

据人民日报报道,2000年,五芳斋实业被嘉兴市政府确定为“改制回头看”试点企业,一半的国有股以“期权竞价交易”形式推向社会,另一半按竞价由时任五芳斋实业董事长赵建平,时任董事兼副总经理倪嘉能、魏荣明受让。借着“鼓励经营者持大股”的名义,三人还与嘉兴市中百公司、肉类中心、酿造厂和职工签订了法人股的转让协议,转让价为原始股价每股1元。

更令人惊讶的是,彼时五芳斋实业通过了一项决议,同意赵建平向公司借款150万元收购法人股,股份暂由赵建平以个人名义受让,等公司股权调整方案经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由赵建平正式受让。

2000年年底,公司主管部门商业控股集团发声表示,不同意这项明显违规的收购行为。迫于压力,三人最终向公司下属企业借款230万元,返还五芳斋实业。

五芳斋的招股书显示,2001年4月,当时的股东嘉兴酿造、嘉兴肉类中心向厉建平控制的远洋实业转让110万股公司股份,交易对价281万元;2004年远洋实业又从原股东嘉兴商业控股、嘉兴市中华化工及赵建平、魏荣明、倪嘉能等自然人分别受让股份,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意味着以厉建平为核心力量的厉氏家族正式登场。

尽管国有股转让疑点重重,但招股书并未透露1998年至2003年阶段具体的股权转让细则。发审委对此连发数问,要求五芳斋实业说明历次国有股转让过程、股份转让价格及确定依据,赵建平、魏荣明、倪嘉能以原价转让股份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股权转让是否履行相关程序、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闯关 创二代回国执掌财审要职

厉建平是浙江瑞安人,出生于1956年。大专毕业后,他一直从事公安民警相关工作,直到1995年11月在体制内的最后职位是嘉兴市公安局副局长。而中华老字号讲究传承和师出有门,厉建平执掌五芳斋一度引发不少质疑。

“五芳斋虽然是老字号,但它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老字号作坊。领导一个作坊,跟领导一家现代化的企业集团是两个概念。前者靠师傅传、帮、带,后者需要现代化的企业经营理念和管理体制。”面对质疑,厉建平作出此番回应。

厉建平不仅辞去公职专心投入五芳斋的粽子事业,还把自己留学法国、履历颇丰的儿子厉昊嘉带进了公司。

出生于1985年的厉昊嘉拥有硕士研究生学历,目前为法国国籍,拥有新加坡永久居留权,职业生涯也开始于法国,先是在法国尼克夏会计事务所高级审计师,随后任职中国工商银行巴黎分行会计师、银行报表主管,还在法国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担任审计部经理。

2018年2月,厉昊嘉被聘任为五芳斋实业的董事会秘书,随后又担任公司财务总监和总审计师,让厉昊嘉得以继续在财审领域发挥自己的专长。就在厉昊嘉接手财审要职的次年,五芳斋实业便开始接触上市辅导机构,开启IPO之路,这或是厉氏公子回国练手后交上的最重要的“成绩单”。

年轻人被委以重任,而老字号的品牌年轻化也是箭在弦上。2018年,厉建平在采访中直言,“老字号”到了新时期一定要踩着这个时代的节奏,再发展100年。“这是因为,新的消费市场特点在逼你转型,不创新肯定就要落后,哪怕再守着什么‘老字号’,不摸准现在的消费者的行为理念,在市场变革与竞争中也是要吃亏的。”早在2004年,五芳斋集团就成立了品牌中心。

2018年-2020年期间,五芳斋在广告宣传方面投入共计1.57亿元,据媒体统计,在2020年上半年,五芳斋至少拍摄41条短片广告,与环时互动合作打造了“五芳影业”的IP。

例如,2020年端午节期间,五芳斋的咸鸭蛋广告片在B站成功“出圈”,播放量达到232.7万;2021年,发布的温情广告片《寻找李小芬》累计浏览量突破1300万。五芳斋还频频跨界,与盒马鲜生、喜茶等品牌联名推出定制粽子;并与乐事、钟薛高合作,推出咸蛋黄肉粽味薯片和粽香味雪糕。

破局 依赖粽子难破时令性魔咒

五芳斋减去粽子还剩什么,这个问题也是五芳斋上市后必须直面和回答的。招股书显示,五芳斋2018年-2020年粽子总产量为4.24亿只、4.11亿只和3.63亿只,平均年销4亿只粽子,粽子的营业收入达到了15.02亿元、16.09亿元和16.44亿元,分别占总营收的66.28%、67.74%与70.77%。

此次过会,发审委也对2021年上半年经销收入大幅增长的现象予以关注,询问是否存在向经销商压货的情形。

值得关注的是,仅去年上半年,五芳斋的粽子总产量就达到了以往一年的水平,为4.23亿只,实现收入17.1亿元,占总营收的84.06%。而粽子难破时令性的魔咒,使得五芳斋的生产安排也具有明显的淡旺季特征,如公司与部分季节性经销商仅为产品旺季的短期合作。

厉建平对自家公司患有“粽子依赖症”的威胁可谓心知肚明。2018年,他曾公开表示,早在2008年他们就请了全球顶级的战略管理咨询公司为公司做了市场调研,当时的结论是全国的粽子市场就是30亿元,而五芳斋已经占到25%的份额,“粽子圈子”也就这么大,差不多到天花板了。

“所以我们很明确,要突破天花板就一定要走出来,不能只做粽子。”对此,厉建平为公司制定的发展战略是打造中国米制品行业的领军品牌、打造中式快餐连锁的着名品牌。

在品牌年轻化上的成功尝试,让五芳斋在战略布局创新的步子越迈越大。2019年,五芳斋创新性地提出了“糯+战略”,其核心就是将目光从粽子锁定升级到糯米食品,并打造节令美食餐厅。去年,首家五芳斋节令食坊在嘉兴开业,或将成为五芳斋实业消化粽子产能的新途径。

而面对接近天花板的粽子事业,根据招股书,五芳斋将对生产线进行升级扩建,进一步提高粽子生产自动化水平,提高公司粽子市场占有率。

此次IPO,五芳斋拟募资10.56亿元,投向智能食品车间、数字产业智慧园、研发中心及信息化建设、成都生产基地改造等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据官网消息,目前五芳斋的数字产业智慧物流园已于2020年破土动工。

IPO:www.92ip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