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抓住课后服务机会窗口,好多素教获 A+ 轮融资

发布日期:2022-07-20阅读数量:136

当你的创业公司刚步入轨道,准备大干一场,外部环境却突然变化,你会怎么做?赵剑锋的做法是,用 10 天时间做判断和决策,再用 29 天找到下一个大市场。

2021 年 7 月 24 日,“双减” 政策出台,当时赵剑锋创办的兴趣班优选平台——“好多兴趣班”,刚刚完成 A 轮融资,正准备全面扩张。

然而,“双减” 政策改变了所有计划,一方面,K12 学科培训成为历史、校外其它培训机构监管增强;另一方面,文件要求 “学校发挥教育主阵地作用”,并鼓励 “学校教育服务引进校外合作”。

素质教育尽管没有被禁止,但赵剑锋预判,50% 以上的素质教育市场将转移至校内场景落地。政策监管下,不少原本就有运营问题的素质教育机构都有倒闭风险;“双减” 政策中提到,“学校发挥教育主阵地作用”,也会让学校成为小学生课后托管的主体,托管性质的校外素质教育机构将大规模减少。

2021 年 8 月 3 日,政策下发 10 天后,赵剑锋详细学习研读后,决定将 “课后服务” 作为公司主业。他认为,在 “双减” 的落地过程中,课后服务可能是政策之下少有的新大陆级增量市场。

此后,好多素教成为一家课后服务运营商,为学校提供一站式的课后服务解决方案,主要产品是课程 + 老师 + 管理系统:课程来自第三方或自营;通过师资运营,提供派遣老师进校服务;管理系统则服务教育局、学校、老师、家长、机构多方,提供大盘数据监管、资金流向监控、教务管理、排班选课、家校互通等服务。

今年 5 月 24 日,好多素教凭借在 “课后服务” 领域出色的业绩表现,拿到了 A+ 轮融资,本轮投资由道生资本领投,沂景资本等多方跟投。其此前于 2021 年 6 月完成 A 轮融资,当时的投前估值已超 1 亿美元。

赵剑锋认为,未来三年,50% 以上的素质教育需求会转移至校内课后服务,市场规模也将从双减前的 150 多亿元增长至 2400 亿元,“这是关上了一扇窗,打开了一扇门。”

如何打开 “课后服务” 这扇门

大多数人只看到政策中的 “双减” 部分,忽略了其中 “一增” 的机会——增加的是 “学校发挥教育主阵地作用”,为此全国各地开始推广 “5+2”(学校每周开展 5 天课后服务,每天课后服务至少 2 小时)与 “1+X”(1 是自主学习,X 是培养特长的各类社团活动)。

下午三点半学生下课后,素质教育课成了学校的刚需;进入学校卖课、卖系统也成了不少教育公司的转型方向。目前,大多头部公司卖给学校的还是线上素质课,极少安排真人老师上课;请真人老师进入学校上课意味着更复杂的运营、更高的成本,更慢的拓展速度。

赵剑锋看法不同。过去两年扎根素质教育,让他看清楚了校外培训素质课与课后服务素质课的差异:前者一个班 10 人以内,学生一节课支付上百元甚至更贵,追求深入培养,需要资历更深的老师;后者一个班 20 多人一个老师,每个学生一节课只支付 20 元,偏向多元普及,通过标准化培训的老师就能满足。

“在课后服务场景下,一位老师对课堂的热爱、对孩子的耐心比钢琴有没有过八级其实更重要。” 赵剑锋说。

2021 年 9 月,好多素教从服务 1 个城市的 4 所学校起步,截至 2022 年 2 月春季开学时,其已经进入 490 多个学校,拥有了 2 万多名兼职老师,这些老师经过师资培训,从十几万人中筛选出来。

一位头部教育公司人士说,课后服务中,如何避免为学校老师增加负担是校方很看重的一点,细化到上课前老师能否把孩子从原有班级带到素质课班级上,下课后老师能否把学生送到家长手中,都会影响校方体验。

为了解决以上问题,需要提供完善的教务管理服务。而这是一项复杂的工作,需要团队具备精细化管理能力。

以好多素教一位课后服务教务老师的工作为例:仅在上课期间,教务老师要完成课前提醒、驻校教务签到、监督任课老师签到、学生点名、课堂巡查、维护放学秩序、检查课后卫生、提交课堂反馈等工作,涉及课前、课中、课后十多道程序,平均每十分钟就有一项工作需要完成。课堂之外,教务老师还需承担师资群运营以及老师管理工作。

如何规模化落地 “派师进校”,更是一道难题。一所 1200 名学生的学校,要实现课后服务 “全覆盖”,会开出 50 个左右课后服务班课,在校内教师资源之外,至少还需要 20 名以上校外课后服务老师的支持。

1000 所学校就需要 2 万名以上老师。鉴于各校课程需求多样化、课时分散,课后服务老师基本都是兼职状态,要精准匹配 1000 所学校的 2 万名老师需求,至少需要储备 10 万名老师。

赵剑锋看来,相较于售卖线上素质课,“规模化的师资运营” 才是推动课后服务全覆盖的关键所在。他认为,优质的课程和服务是课后服务的壁垒,而非进入学校的渠道,全国义务教育学校有 20.7 万所,渠道无法被垄断,但校方在竞标中更愿意选择能提供定制化课程以及全方位教师管理的服务商。

从服务素质教育机构和家长交易的平台,转向提供师资、课程、教务和系统的服务平台,“超强的服务供给运营能力” 始终是赵剑锋的核心打法。

规模化师资运营,本质上属于个体服务的大规模交付范畴,与即时物流有相似之处。他创办的即时物流公司点我达,是面向 1 亿多用户,提供了日均配送 300 万订单的服务网络,同时有 400 万骑手需要管理运营,这让团队积累了规模化服务供给、运营的经验。

模式更重,意味着流程更长更复杂,但护城河也更深。

第三次创业

2003 年,赵剑锋从一家国企辞职,在通信行业的 GIS 领域开始创业,创立了经纬股份,现正在上市中;2009 年他开始了第二次创业,打造了即时物流平台点我达,后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2020 年 9 月,赵剑锋踏入了他一直想做的行业——教育。

三次创业,赵剑锋有着完全不同的心境。

第一次创业是为了生活,觉得凭借自己手上的资源能做;第二次是为了自我价值的实现,赶上了 O2O 创业的浪潮,觉得这个模式可做;但是到了这次,是想做,“也许是个能让世界变得更好一点的路径。” 赵剑锋说。

政策环境的变化让行业重新洗牌,赵剑锋用 10 天时间决定调整业务模式,他翻了翻了自己的通讯录,找到了几位校长朋友,开始谈课后服务合作。

2021 年 9 月,政策才下来一个多月,好多素教就找到了 4 所合作学校,一个半月后,几所学校校长说,调动社会力量参与课后服务工作是有效的,明年开学后课后服务项目会加强与好多素教的合作,赵剑锋舒了一口气:模式已经初步被验证。

业务发展需要补充弹药,但整个教育赛道都不得不面临的现实是,资本市场不再热情如旧。

据多鲸教育研究院统计,2021 年上半年教育行业共发生投融资事件 133 起,投融资总额约 145 亿元,相较去年同期缩水近 26%,三月份后随着政策陆续公布,投融资金额更是跌到近六年最低。

在这样的环境下拿到新融资并不容易。领投方道生资本投资过多个教育项目,理解教育市场。道生资本创始人吴彬则表示:“双减政策落地,素质教育成为课后服务核心。好多素教的一站式服务有效地解决了多方需求和痛点,加之创始团队在规模化运营层面出色的综合能力,是道生看好项目的主要原因。”

老股东也愿意相信好多素教的战略调整,沂景资本连续 3 轮投资好多素教,在 A 轮领投 1000 万美元,此次 A+ 轮也跟投了 2000 万元。沂景资本董事长张剑群认为:“双减后,教育行业重新洗牌,新机会涌现。好多素教高效切实解决双减落地问题,创造了正和价值。沂景资本会持续支持、陪伴其成长。”

在高速发展赛道中,当业务处于起步阶段,赵剑锋认为 3-5 年的目标既没有落地意义,也没有指导方向的作用。他只考虑一年半左右的规划:明年春季,公司实现盈利;以及五年以上的方向,也就是公司的中期愿景——帮孩子找到一生热爱。

现在的环境下,相较于规模、速度、增长,赵剑锋更看重收入、现金流、利润。他说 “未来正不正确决定你能不能做大,而当下正不正确决定你能不能活下来。”

IPO:www.92ip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