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聚焦航空航天领域,航天环宇谋求科创板IPO

发布日期:2022-06-23阅读数量:610

6月23日,资本邦了解到,湖南航天环宇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航天环宇”)冲刺科创板上市获受理,本次拟募资5亿元。

航天环宇聚焦于航空航天领域,是专业从事该领域相关产品的研发与制造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主营业务专注于宇航产品、航空航天工艺装备、航空产品和卫星通信及测控测试设备的研发和制造。

财务数据显示,公司2019年、2020年、2021年营收分别为2.02亿元、2.66亿元、3.06亿元;同期对应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667.35万元、8691.70万元、8332.45万元。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发行人选择的具体上市标准为“(一)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结合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预计发行人总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同时发行人2020年度、2021年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分别为8,333.90万元、7,905.54万元,累计为16,239.44万元,2021年度营业收入为30,591.31万元。因此发行人满足上述上市标准。

本次拟募资全部用于军民两用通信、测控与测试装备产业化项目。

发行人控股股东是李完小,持有公司股份171,483,494股,持股比例为46.85%。

发行人实际控制人为李完小、崔燕霞和李嘉祥。李完小持有公司股份171,483,494股,持股比例为46.85%;崔燕霞持有公司股份95,385,057股,持股比例为26.06%;李嘉祥分别持有长沙浩宇53.78%的合伙企业份额、长沙宇瀚24.58%的合伙企业份额、长沙融瀚6.38%的合伙企业份额和长沙祝融4.25%的合伙企业份额,间接持股比例合计为4.31%。李完小、崔燕霞系夫妻关系,李完小、李嘉祥系父子关系,崔燕霞、李嘉祥系母子关系。

航天环宇坦言公司存在以下风险:

(一)新技术、新产品研发风险

公司产品具有自主创新化程度高、产品适应环境复杂、产品结构复杂、精密度要求高、性能可靠性要求高等特点,且公司主要产品为定制化和非标准化产品,因此,公司需要持续不断地进行新技术、新产品、新工艺的研发,以便及时、有效地响应客户需求,同时也需要公司根据前沿技术发展和市场应用的预估,提前攻克技术难题来锁定客户订单。

由于航空航天产业属于高技术、高风险、高投入的特殊行业,技术难度高、资金投入大,公司存在无法在规定期限内交付研制产品或无法突破技术瓶颈而遭遇研制失败的风险,这将导致公司业绩受到不利影响,从而公司可能面临新技术、新产品研发试制未取得预期效益的风险。

(二)客户集中度较高的风险

受我国军工行业、航空航天行业体制的影响,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按照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客户合并计算的口径,2019年度、2020年度和2021年度,公司对前五大客户实现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9,163.65万元、24,801.42万元和27,948.39万元,占比分别为94.81%、93.40%和91.36%。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较高,存在客户集中度较高的风险,未来若公司与重要客户的合作发生不利变化,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三)收入存在季节性波动风险

公司的主要客户为航天科技下属单位、中航工业下属单位、中国航发下属单位、中国电科下属单位、中国商飞下属单位,受上述企业结算方式和成本预决算管理的影响,其通常在下半年加快推进项目验收结算进度,因此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存在明显的季节性,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收入占全年收入比重较大。报告期内,公司第四季度确认的销售收入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9.91%、77.13%和70.24%。由于公司的营业收入存在明显的季节性特征,故公司业绩存在较大的季节性波动风险。

(四)应收账款坏账增加风险

公司营业收入存在明显的季节性特征,多集中于第四季度,因此,报告期各期末应收账款余额较大。2019年末、2020年末和2021年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3,502.01万元、13,431.92万元和17,878.64万元,2021年末账龄在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比为78.81%。由于公司应收账款余额较大,若客户信用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公司将面临坏账增加的风险。

(五)毛利率下降的风险

2019年度、2020年度和2021年度,公司综合毛利率有所波动,分别为67.56%、69.92%和63.28%。未来如果公司成本管控不力、竞争激烈导致售价下降,或公司无法长期维持并加强在技术创新能力和工艺水平方面的竞争优势,公司毛利率存在下降的风险。

(六)暂定价格与审定价格差异导致业绩波动的风险

公司部分产品销售合同为暂定价合同,该类产品销售按照暂定价合同金额入账确认收入,暂定价合同金额与审定价格的差额计入审定价格当期的收入。2019年度、2020年度和2021年度,公司以暂定价合同金额确认的收入金额分别为9.15万元、353.98万元和2,269.76万元,截至2021年末未审定价格的历年收入累计为7,183.21万元。报告期内,暂定价合同金额均未完成最终定价,暂定价格和审定价格未形成差异。未来,如果暂定价格与审定价格差异较大,可能导致公司存在收入及业绩波动的风险。

(七)涉密信息脱密披露和豁免披露部分信息可能影响投资者对公司价值判断的风险

由于公司涉及军品业务,部分信息涉及国家秘密,不适合直接披露。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公司对涉密信息采取豁免披露或脱密处理方式进行披露。上述部分信息豁免披露或脱密披露可能存在影响投资者对公司价值的判断,造成投资决策失误的风险。

IPO:www.92ip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