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IPO冲刺前夜,“假洋鬼子”马可波罗再历“劫”!

发布日期:2022-06-08阅读数量:158

浩瀚商海,论把“崇洋媚外”转化成商业竞争力的本土品牌,马克波罗那是横竖绕不开,还因此得到了“假洋鬼子”的江湖绰号!

当然,外界关于其“基因”的指指点点,丝毫不能伤及曾赚得盆满钵满、一度跻身中国瓷砖一哥之位的马克波罗分毫,只不过,常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

高歌猛进的马可波罗,虽坐拥全国超6000家门店,但是因精准踩雷大客户恒大和融创等房企,导致3年计提坏账超23亿,此外,马克波罗还收到了密集的消费者投诉【进入黑猫投诉】与代理商实名举报,引发网友对其产品质量的担忧。

正全力闯关IPO的马可波罗,迎来了另一场“高考”……

“假洋鬼子”翻车了?

一个中国本土的企业为何要苦心将自己包装成“洋品牌”?当真是外国的月亮比较圆?还是说马可波罗真的与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公开资料,诞生于1996年的“马可波罗”,是国内建筑陶瓷行业最早进行品牌化运作的代表企业之一,马可波罗注册在广东省东莞市,没有开罗群岛的遐想空间,更没有外资股东。

据《IPO观察哨》整理马可波罗招股书发现,马可波罗在股权结构上,也没有丝毫“洋品牌”的成分基因,美盈实业持股64.36%,为公司控股股东,马克波罗创始人黄建平持有美盈实业64.01%股份,并直接和间接持有发行人42.12%股份,为马可波罗实控人。

嘉兴天唯、嘉兴易唯、嘉兴智美、嘉兴慧美等“嘉兴系”比为黄建平通过美盈实业控制的企业,并且还实现了对唯美控股的间接控股,也就是说整个马可波罗,基本可以算作黄建平的“一言堂”

黄建平有洋人基因吗?

1985年,出生于广东普宁的黄建平,在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佛山国营工业陶瓷厂,但苦于看不到升职的希望,才熬了3年,黄建平就萌生了跳槽“高就”的念头。

1989年,经朋友牵线搭桥后,黄建平毅然辞去了令人艳羡的佛山国营工业陶瓷厂铁饭碗,去到了另一家国营单位东莞市建筑装饰材料厂担任副厂长,并主抓技术。

1992年,东莞市建筑装饰材料厂完成了股份制改革,成为了民营企业,对外经营名称亦变更为东莞市唯美陶瓷工业公司,成立初期,公司负债高达8000万,总资产却仅4000万,黄建平知道挑战和机遇都来了,披挂上任厂长后,他进行了大胆的变革与创新,将产品质量提升到了新高度。

1996年,工作重心从技术管理转向品牌营销与资本运作的黄建平,在建陶行业先人一步,一下子创立了马可波罗瓷砖和唯美L&D瓷砖,乘着地产黄金时代的东风,马可波罗很快成为国内最大的建陶制造商与销售商之一。

所以,梳理到此,不难发现,土生土长的普宁人黄建平,凭直材实料与时代机遇成了瓷砖大王,无论是其生产技术还是公司文化理念,都与西方文化(马克·波罗)没半毛钱关系,于是,马可波罗被称作“假洋鬼子”,丝毫不冤。

也甭管你有没有洋品牌基因,对消费者来说,花了钱,就希望能买到货真价值实的产品和服务,值得一提的是,把品质与创新常挂嘴边的马可波罗,近年来却是频遭用户投诉:

要说用户投诉,哪一个品牌哪一家企业都不能完全避免,只要认真处理后,倒也没太多可说的,但诡异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完全超乎了网友的想象,马可波罗居然还遭到了多名代理商的实名举报,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截至发稿,马可波罗并未针对代理商的相关举报作出实质回应,当然,比起消费者投诉和代理商举报,真正令马可波罗头疼的,还在于表面风光业绩背后的深深焦虑,以及IPO闯关面临的变数。

马可波罗可有新故事?

截至2021年末,马可波罗在全国已有6122家销售终端,其中超过1000平方米的旗舰店,就有213家之多,体量与实力还是有目共睹,但问题也同样突出:

主营建筑陶瓷,主打瓷砖产品,也注定了马可波罗与地产商的深度捆绑是商业天性使然,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马可波罗曾因为这些地产界的大客户大赚特赚,如今却也因为地产朋友圈太大,累计的坏账使马克波罗极限承压。

2019年~2021年,马可波罗实现营收分别为81.3亿元、85.91亿元和93.65亿元,账面数字上看,一度破100亿大关,放眼整个中国建陶行业,绝对是遥遥领先同行的水平,但是,你只要稍一分析这些数据的成份,就不难看出,黄建平的焦虑来由。

报告期内,公司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三项合计达38.88亿、43.5亿和36.2亿,占当年营收比重依次为49%、50.6%和38.7%,也就是2019和2020年,公司近乎一半的营蛋靠各类应收款实现的,即便在刚过去的2021年,公司也有近4成营收指着各类应收款。

造成各类应收款居高不下的直接原因,便是公司对大客户和关联交易的重度依赖,这同时也让公司的财务风险骤增。

2019年~2021年,马可波罗来自第一大客户(剔除关联企业销售贡献)恒大的销售收入为10.24亿、7.72亿、4.34亿,3年合计22亿元,但报告期内,马克波罗计提坏账准备4.94亿、7.95亿、10.51亿,3年累计坏账23.4亿元,仅去年就有超过10亿元坏账来自于恒大的应付未付票据。

除了恒大,融创、阳光城、花样年、华夏幸福、富力地产等一批“暴雷”房企,恰巧又是马可波罗的重要客户,于是,我们看到了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数据显示,公司已针对融创地产,计提了1.24亿的坏账准备,针对雅居乐地产,计提了3452万的坏账准备;针对阳光城和世茂计提的坏账准备也分另高达8602.73万元和1320.23万元。

此外,还有一件诡异的事,同样发生在马可波罗身上——公司“存贷双高”:存款规模和有息负债双双走高!

2019年~2021年,公司货币资金规模依次为16.95亿元、17.94亿元和27.7亿元,银行存款占绝大多部分,公司可交易的金融资产规模依次为2.4亿元、10.64亿元和7825万元;

报告期内,公司的短期借款分别为29.58亿元、32.45亿元和22.86亿元,长期借款依次为3.42亿元、6.49亿元和7.2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依次为2139万元、4250万元和4.37亿元,上述三项有息负债在报告期内合计分别录得33.2亿元、39.36亿元和34.5亿元。

负债规模已经达到超过营收的1/3,在公司有相当充裕银行存款的前提下,却去背巨额有息负债,却补充流动性,这个动机耐人寻味。

另外,报告期内,公司的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整体上还是弱于同行业公司的平均水平(参考对象东鹏控股,帝欢家居,蒙娜丽莎等),也即短期的偿债能力指标上,马可波罗未达到行业平均值。

此外,公司还除了涉关联交易外,还频涉大量资金拆借行为:

2019年~2021年,公司向关联方拆入资金期末余额分别达24.7亿元、19.83亿元和1.64亿元,整体规模还是偏高的,此外不难发现,在提交IPO的前一年(2021年),公司大幅削减了拆借金额,可以理解为黄建平为了顺利上市所秀的“财技”,这跟在2020年就计提了部分恒大的坏账(3.35亿)骚操作,如出一辙。

为了尽力将2021年的财报做好看,黄建平也是拼了!

但在地产的黑铁周期,坏账从计提准备到坐实大概率只是时间早晚,这一定程度上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与投资者的信心造成打击,加上消费者投诉不断还有代理商举报的或涉偷漏税的问题,马可波罗能否顺利挂牌上市并完成募资目标?

IPO:www.92ip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