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招股书低级错误!华泰联合证券IPO保荐有多糊弄?

发布日期:2022-05-30阅读数量:261

募资几亿元,招股书能认真一些吗?5月26日,翔楼新材公布了最新版本的招股意向书,竟然出现了段落重复的低级错误。在阐述竞争优势时,翔楼新材称自己积累了优质的客户资源,内文第一段和第三段的开头一模一样。

翔楼新材的保荐券商,是华泰联合证券,保荐代表人是孙天驰和吴学孔。

含光素问研究院数据显示,吴学孔2016年具备保荐资格。孙天驰资格较浅,2020年才具备保荐资格,之前没有作为保荐代表人保荐的项目,作为项目协办人的项目有索通发展、康平科技、赛腾股份、世华科技。

值得注意的是,世华科技、赛腾股份两个项目,吴学孔都作为保荐人的身份进行了保荐,与孙天驰有交集。

保荐人就是为IPO公司承担推荐职责,为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行为向投资者承担担保职责。翔楼新材招股书更新,出现段落重复的低级错误,公司的高管们以及华泰联合的保荐人,都懒得再读一遍吗?

在华泰联合的保荐项目中,重复表达不是个例。在广康生化IPO过程中,监管要求广康生化及华泰联合对招股书“返工”,原因是重复信息太多。

监管表述是这样的:请发行人对招股书披露内容进行全面整理和精炼,突出与投资者投资决策相关的重要信息,删除相关冗余信息、重复意思相同或类似的表述以及格式化信息。

5月9日,广康生化的IPO进展是“已发出第三轮审核问询函”,保荐代表人是华泰联合的张新星和刘恺。刘恺早在2016年就获得保荐资质,大部分保荐项目发生在广发证券任职时。张新星2020年10月底获得保荐资质。

比重复表达更糟糕的,是信息前后不一致、重要事项未及时披露等问题。

在东星医疗落实问询中,监管指出华泰联合等中介机构的工作存在三大问题:一是未能够及时披露东星医疗转贷事项;二是更换评估机构后未根据相关规定对商誉评估事项进行全面复核;三是资金流水核查范围不完整。

监管质疑华泰联合等中介机构的执业质量:“请保荐人、发行人评估师、申报会计师对上述事项全面审慎核查并发表意见,说明出现上述事项的原因,执业工作是否勤勉尽责。”

华泰联合等解释称,实控人配偶等近亲属未担任重要职务,因此未纳入核查范围。有投行人士表示:实控人的配偶、直系亲属肯定是在核查范围内的,前期不核查,后期监管层也会要求补上。所以一般前期就核查到位,没必要等到问询的时候被点名。

5月12日,东星医疗已经过会,保荐代表人是庄晨和黄飞。含光素问研究院的数据显示,黄飞早在2012年就获得保荐资质,搭档庄晨2020年获得保荐资质,资历相对较浅。

在华泰联合保荐项目新天地中,首次申报文件中存在多处表述错误、前后内容不一致的情形。

例如,招股书中称新天地计划放弃“一种左旋对羟基苯甘氨酸类化合物的合成方法”的专利,但是后来发现披露有误,新天地实际放弃的专利是“D-(-)-对羟基苯甘氨酸晶型及其制备方法”。

5月20日,新天地已经过会,保荐代表人是卢旭东和刘栋,其中卢旭东早在2012年获得保荐资质,搭档刘栋获得保荐资质的时间是2021年。

除了华泰联合,海通证券、兴业证券等多家券商IPO项目也出现信披瑕疵,监管也非常重视。注册制改革持续推进,IPO的信披质量受到市场更多关注。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从源头上提升上市公司质量,严把IPO“入口关”,券商的保荐人角色占据重要位置。面对华泰联合们保荐项目的信披瑕疵,也许老百姓会说,干活不打瞌睡,别迷糊。

IPO:www.92ip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