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零收入的精锋医疗递表港交所,自称不逊于达芬奇手术机器人

发布日期:2022-04-26阅读数量:264

继去年微创机器人在港股上市后,又一家手术机器人企业奔赴香港IPO

日前,深圳市精锋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精锋医疗”)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华夏时报》记者在招股书上看到,精锋医疗呈现出来的数字并不理想,零收入,最近两个财年累亏超4亿,自称不逊于全球领先手术机器人达芬奇机器人系统,但直到目前,其研发的多款产品还没有一款上市。

针对专利壁垒及商业路径等问题,本报记者通过电话和邮件采访精锋医疗,但截至发稿电话未接通,邮件未予回复。

零收入背后

招股书显示,2020年到2021年,精锋医疗亏损净额分别为7940万元及3.49亿元,累计亏损约4.284亿元,主要由于研发开支所致。近两年精锋医疗的研发开支分别为-0.6亿元和-2.2亿元,研发开支占亏损比分别约为73.93%、63.52%。

精锋医疗已完成多轮融资,仅在2021年,精锋医疗就完成两轮累计金额接近2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但在递表前,其账上还剩15亿现金,经营现金流为负1.1亿。

业绩上,精锋医疗尚未盈利,往绩纪录期间未产生任何收益或任何销售成本,因为公司的在研产品仍处于开发阶段。于往绩纪录期间的各期间,公司无获利且产生经营亏损,精锋医疗坦言“并可能于可见的将来继续产生经营亏损。”

尽管盈利还没有时间表,但资本看好精锋医疗。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其已启动多孔及单孔腔镜手术机器人的关键性临床试验,是中国首家、全球仅有的两家公司之一。

精锋医疗已完成精锋多孔腔镜手术机器人MP1000及精锋单孔腔镜手术机器人SP1000的设计及主要研发。进度最快的MP1000是其核心产品,旨在帮助医生执行包括泌尿外科、妇科、普外科、胸外科手术在内的各种微创手术。

据了解,精锋医疗于2021年12月完成MP1000适用于泌尿外科手术的注册临床试验,MP1000此项的注册申请于2022年1月获受理。注册试验临床数据显示,MP1000的临床表现出色,在头对头比较中所展示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并不低于全球领先手术机器人达芬奇手术系统。

SP1000是精锋医疗的关键产品,是一种用于单孔微创或自然腔道手术的机器人辅助设备。SP1000的患者手术平台只有一个机械臂,所有手术器械均可纳入其中。单孔腔镜手术机器人代表微创手术的发展趋势,一直是全球领先的手术机器人公司的研究重点之一。SP1000的开发工作重点放在两个手术专科上:妇科手术及泌尿外科手术,正在进行临床前研究,以拓展SP1000在普外科、胸外科及头颈外科手术的应用。

目前,精锋医疗的2款明星产品多孔手术机器人和单孔手术机器人技术壁垒高,在国内市场有巨大发展潜力。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2020年中国手术机器人市场的市场规模为29.35亿元,预计于2030年将达到584.2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4.9%。

据前瞻研究院统计,2020年尽管受新冠疫情一定负面影响,但国内腔镜手术机器人手术例数仍保持上升,达到47400例。根据去年8月frost & Sullivan网站的预估,2021年国内腔镜手术机器人手术例数达87500例。按照此数据,仅2021年一年增长84.6%,该网站预计近三年仍将稳健增长,得益于存量装机的爆发,2021-2026年国内RAS手术量有望以复合56%增长至68.1万例。

成立至今,精锋医疗已获得三正健康、LYFE Capital、广发信德、博裕资本、国策投资、联想之星、淡马锡、保利资本、红杉中国、祥峰投资、OrbiMed、晨壹投资等数十家知名机构的投资。

前有天智航登陆科创板,后有闯关港股的微创机器人,现在又有精锋医疗赴港。为何资本持续看好手术机器人这个热门赛道?

“未来或将是手术机器人企业的扎堆上市潮流。一方面,IPO行为是企业发展的必然规律。另一方面,赛道暖春是国家对行业认可的标志,同时为资本进场提升动力。此后,行业发展开启加速度,赛道格局即将展露。”中缔资本合伙人刘瑶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难以逾越的壁垒

而市场潜力大的另一层含义是,中国手术机器人市场的渗透率明显不足。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作为全球手术机器人的最大细分市场,2020年中国机器人辅助腔镜手术占腔镜手术总数的渗透率为0.5%,远低于美国13.3%的渗透率。截至2021年9月30日,美国腔镜手术机器人的装机量为4005台,而中国仅有约240台。

导致这一差距的原因在于,中国腔镜手术机器人的供应有限,且价格高昂。此外,手术机器人属于典型的高壁垒领域,一是高技术壁垒,前期需要长周期的高技术研发投入,二是市场壁垒,首先需要获得相关认证产品才可以上市,其次是客户受众相对狭窄,主要是中大型的医院和医疗机构为主。

高壁垒导致的国产手术机器人商业化落地难,是摆在中国企业面前的共同难题。

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手术机器人的设备和耗材往往出自同家公司。这是因为耗材上面的芯片,可以与设备绑定,从而形成耗材生态闭环。这其中每个环节基本都被达芬奇申请了专利,目前直观外科在中国享有700余个授权专利,细分在11个大项领域。

“专利权成为国产手术机器人进入市场的拦路虎,这也是天智航和微创机器人摆脱不了亏损命运的根本原因。”上述业内人士称。

精锋医疗表示,通过共享相同的医生主控台及三维高清影像系统,MP1000与SP1000还可实现互相兼容,医生因此能够轻松切换MP1000与SP1000,提高医院对MP1000和SP1000的使用率。

生产能力上,精锋医疗位于深圳的生产设施年产能约为80台手术机器人,自2019年开始中试生产。精锋医疗计划在上海建设总面积约60,000平方米的新生产设施,届时年产能将超过500台手术机器人。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精锋医疗在上海的生产设施有望成为目前中国最大的手术机器人生产基地。

精锋医疗在招股书中表示,IPO募集所得资金净额将主要用于核心产品MP1000的持续研发和日后商业化;用于管线其他在研产品的持续研发、以及日后制造与商业化;用于手术机器人和相关领域的潜在策略收购与合作;以及用作营运资金和一般企业用途。

后来者精锋医疗能否打破跨国巨头设置的壁垒魔咒,让我们拭目以待。

IPO:www.92ip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