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SPAC模式上市 “中国版LVMH”打算逆势登陆美股

发布日期:2022-03-28阅读数量:184

复朗的野心不仅在于帮助旗下品牌在其发源地茁壮生长,更要在亚洲和北美这两个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继意大利奢侈品集团杰尼亚与意大利某私募基金旗下的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合并、正式登陆纽约证交所之后,复朗集团也即将启动SPAC上市模式。对于总部设于中国的时尚奢侈品集团而言,复朗开创了一次先例。

3月23日,复朗集团(Lanvin Group)与春华资本集团旗下特殊目的收购公司Primavera Capital Acquisition Corp。(纽交所代码:PV,简称“PCAC”)达成最终合并协议,借此合并交易,复朗集团将可实现于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目标,股票代码为“LANV”。所有交易项目有望于今年第二或第三季度全部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复朗集团上市之路并非常规IPO,而是这几年大热的SPAC模式,即借助特殊目的收购公司的“壳”资源完成上市目标。这次上市复朗可获募资最高达5.44亿美元,在此之前,复朗多轮融资共3亿美元。复朗似乎希望通过一系列的融资、合并上市,获得持续稳健的资金流,为将来进一步收购扩张提供资本保障。

“我们希望通过品牌的有机增长和谨慎的投资收购,逐步建立一个面向更广大消费群体的全球时尚奢侈品牌组合。”复朗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程云、PCAC董事长及春华资本合伙人陈桐与复朗集团执行总裁陈吉宇三人,官宣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专访时坦承,复朗的野心不仅在于帮助旗下品牌在其发源地茁壮生长,更要在亚洲和北美这两个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这个中国版“LVMH”,即将登陆国际资本市场。

上市地点的选择:86%营收来自海外

复朗宣布上市的时机,其实不算好。今年以来美股剧烈波动,地缘政治风险、通胀压力等压制市场表现,导致美股IPO融资活动骤然降温。

Wind数据显示,截至3月22日,美股IPO募资额仅为百亿美元水平,而去年一季度则超过了1000亿美元。SPAC上市活跃度比去年年初也大幅下滑。据SPAC Analytics统计,截至3月22日,今年以来SPAC IPO只有52单,而去年仅1月,就有多达91单SPAC实现上市。

另一方面,过去13个月以来,中概股在美国资本市场遭遇前所未有的跌幅。

在这种状况下,复朗“逆势而上”的上市宣言显得额外醒目。也难免惊起一串疑问“为什么去美国上市?”“为何在这时候去?”“为何选SPAC模式”……

“复朗86%的收入来自海外。”程云向记者解释道,复朗的市场增长空间很大程度来自美国,鉴于美国市场的重要战略地位,美股上市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选择。“集团希望通过更多的曝光率来吸引全球化的人才做全球化的布局。”程云表示,像复朗这种拥有良好管理团队、旗下品牌成长空间充足的实质性零售企业,无论选择哪一种上市方式,最终在效果上都将殊途同归。另一方面,她也不担心复朗会受中概股大跌影响,因为“复朗集团主打市场在海外、旗下五个时尚品牌均来自海外,虽然公司总部设在上海,但并不属于中概股范畴”。

至于为何会选择SPAC而非传统IPO上市方式,程云认为无须对此过分纠结。在复朗集团长期战略路线中,上市是势必要达成的目标,形式并不重要。而复朗最终选择SPAC模式上市还有点“巧合”。

去年3月,春华资本合伙人陈桐偶然造访复朗集团,即被复朗的双引擎增长模式吸引。作为一个总部设于中国的全球时尚奢侈品集团,复朗不仅持有具备世界影响力的品牌,同时这些品牌也有强大的中国市场做背书。兼具国际化背景与中国市场增长点的定位,颇符合春华投资的胃口,陈桐遂多次往返上海香港,促成一年后的合并交易。

陈桐表示,复朗不仅拥有丰富且全球性的品牌传承与文化积淀,也有一支富有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的管理团队,更具备了独特的定位和与众不同的增长战略。“这些特质将有助于复朗成为一家受到新一代消费者青睐的全球奢侈品领军企业,在奢侈品增长势头强劲的亚洲市场将尤其大有可为。” 陈桐强调,复朗与春华有着培育和重振世界级奢侈品牌的共同愿景和相似理念。

据悉,合并上市完成后,PCAC方面将持有合并公司27%的股份,复朗原有股东依然是最大的股东,持有65%的股份。PCAC在董事会中仅占一个席位。基于对复朗品牌现有管理团队的高度认可,PCAC无意介入上市公司的管理层,而是扮演财务投资人的角色。

复朗集团一旦以SPAC方式成为上市公司,募集资金预计最高达到5.44亿美元。有充裕的资金流加持,理想状态下,集团旗下各品牌将得到更加立体、全面的发展。

深挖亚洲、北美市场的潜能

3月23日,复朗集团发布2021年度财报。过去一年,复朗集团收入总计3.33亿欧元,较2020年增长23%。北美市场贡献1.09亿欧元,较2020年增长57%;大中华区贡献4600万欧元,增长28%。EBITDA亏损较2020年有32%的收窄。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集团边际收益转向正值。有鉴于此,集团预计至2024年年底实现盈利,并在2025年突破10亿欧元收入大关。

程云坦承,复朗长期处于投资建设阶段,全面盈利尚无法一蹴而就。大量资金将为开设门店、拓展电商渠道、开发新的产品线铺路,例如Wolford的运动类产品线,Lanvin的皮具及鞋类产品线。为了塑造的品牌形象、设计风格契合当今市场的时尚消费口味,复朗集团不惜在创意设计层面痛下血本。

成立近五年,通过持续不断的收购,复朗集团形成由五个海外品牌组成的品牌阵营。各品牌在并购后的表现却不尽相似。

核心品牌Lanvin在并入复朗之前一度濒临破产,重整旗鼓后,业绩突飞勐进,时尚版图也开始从成衣扩展到皮包、鞋履、配饰。目前Lanvin是复朗收入增长的主要引擎。2021年品牌全球收入同比增长107%,大中华区和北美市场收入分别增长144%和298%,电商渠道收入是2020年的5.7倍。意大利鞋履品牌Sergio Rossi在遭遇疫情重创的情形下被接收,2021年销售额实现24%的增长。

意大利奢侈男装品牌Caruso曾在2013年被复星集团收购35%的股权,并在2017年获得复星国际集团新的注资,2021年再度增资,其业绩却并未伴随资本不断加注而转好。2020年Caruso公司收入为3000万欧元,比起2019年减少28.6%。

2018年5月,复星以每股12.80欧元的价格完成对奥地利奢侈内衣品牌Wolford 50.87%股权的收购。在2020年5月到2020年12月的短财年中,品牌销售额比2019年同期减少25%至6800万欧元。2021年北美及大中华区市场开始好转,北美市场收入同比增长28%,零售收入同比增长50%;大中华区市场收入同比增长63%,电商渠道收入同比增长91%。美国时尚品牌St.John并入复朗为时较短,目前不曾营收。

相较于能否尽快翻身盈利,程云更关心如何真正做好每一个品牌、打通营销渠道。近年来,复朗在放缓收购脚步的同时,开始将目光聚焦于中国市场在数字化领域和供应链上的绝对优势,选择开拓一条不同于传统奢侈品集团的路径,数字化营销成果颇丰。

Lanvin在去年的出色表现,意味着复朗的战略优势开始浮出水面。程云将Lanvin的成功经营归纳为三点:一是彻底执行新产品政策,大力开发皮具、鞋履产品,积极拓宽产品线。其次是对创意的持续投入。Lanvin每年都在巴黎的走秀现场亮相,配合大量市场宣传,品牌认知度随之提高。再者,双引擎模式初见成效。这一模式充分授权当地团队根据本土市场作出相应调整,采用符合当地市场环境的营销方式。即便是在北美、亚洲等渗透率不高的市场,Lanvin还是成功找到新的增长点。程云肯定,旗下其他品牌而言同样可以复制Lanvin的成功先例。

在全球范围内,欧美依然是复朗集团的主打市场。过去一年,欧洲市场贡献了48%的销售额,美国次之,占据33%的市场份额,大中华区仅及14%,甚至略低于一般奢侈品集团的亚洲市场份额。作为全球市场中的两极,美国和中国成为复朗集团布局的重点。复朗执行总裁兼联席首席运营官陈吉宇介绍,拓展北美市场主要采取扩大零售门店的足迹、树立企业形象这一手段。针对中国市场,则会复杂许多。

贝恩公司《2021年中国奢侈品市场报告》指出,到2025年,中国消费者贡献的市场份额将跃升至45%,中国市场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面对如此资深的奢侈品消费者,程云表示,必须在本土化营销上做足功课,比如大量布局线上业务,加大七夕、双十一等本土活动的投入。同时,中国区会推出定制产品,这类产品在尊重西方品牌本身的DNA和历史传承的情况下,或将进行一些本土化调整。

今年将完成两项收购交易

一旦上市完成,逾五亿美元募资到账。这笔钱怎样花,恐怕是复朗集团今年的头等大事。程云表示,资金的大头还是会放在目前品牌的运营上,仅有三分之一用于投资收购。“收购是集团成长的方式之一,但绝不是目的。”

除了继续推动旗下品牌的有机增长,复朗集团计划将交易募集的资金用于投资横跨不同市场和产品类别的优质资产,继续收购具有深厚品牌传承和优质工艺的高端品牌,通过全球策略以及品牌重塑实现运营增值,不断补充自身的时尚生态系统。同时,在2022年,集团计划启动一个创新孵化项目,投资培育在创意设计、数字化、可持续及高科技供应链等领域具有一定优势、且快速成长的公司。

复朗不会把全部资金投入收购,故而在收购对象的选择上更要精打细算,步步为营。陈吉宇透露,2022年会完成两项收购项目。“我们关注的一直是高质量的、有历史传承的品牌。上市结束后,孵化的项目也将开启,集团会用少数股权去支持一些新兴品牌或增长型品牌的成长。”

除了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牌,设计师品牌、本土品牌,也在复朗考虑收购的范围内,关键是这些品牌必须在创意方面有其独特的优长。在被问及有无特别青睐的品类,程云透露会多看看一些皮具类产品,弥补复朗当前品牌组合的不足,但是绝不设限。除了时尚品牌,在数字化运营方面极具驱动力的公司也是复朗竞逐的对象。“不一定是控股公司,高增长的小股权我们也会关注。”

竞争永不止息。过去一年,多家奢侈品巨头业绩极好,手握充沛的现金流,投资收购箭在弦上。竞争对手云集,留给复朗的收购空间还有多少?

“单从资金量上看,复朗集团肯定面临很大的挑战。但是复朗的收购理念和视角与多数大型奢侈品集团不同。”陈吉宇认为,奢侈品巨头收购一个品牌,可能会把以前10年、20年所得到的经验套用在新的品牌上,复朗则会根植于将来5到10年的展望来设计营销路线,“比如数字化,比如直播,思索怎样把中国的特色引入海外品牌的DNA中。”

在程云看来,复朗集团有其独特的战略生态优势,比如复星国际涉及零售、旅游、商业的大生态圈,春华将来也会带来丰厚的资源和行业洞见。“我们给品牌带来的更多是创新型的业务模式和中国的独特视角,在中国市场乃至亚洲市场能够找到更多长足发展的机会,因此很多品牌还是会被我们吸引。”程云坦言,她不会因别人的业绩更好而担心在收购角逐中惨败。“经营时尚产业必须拥有生态圈思维,品牌组合的层次感至关重要。”

“回归初心,按照我们的生态圈找到一个正确的窗口,收购一个适合于我们品牌分布和区域分布的标的,它有可能不是市场现在最热门的标的,但是没关系,只要它对我们来说是重要的就可以了。”

IPO:www.92ip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