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卖床垫也能IPO!小米、京东、易建联都投了

发布日期:2022-07-12阅读数量:284

继半个多月前慕思股份上市之后,又一床垫企业的IPO之路有了新进展。

7月6日,中国证监会官网公告显示,同意成都趣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注册申请。

如果顺利上市,趣睡科技还将是“小米生态链”的第五家上市公司。在小米的扶持下,华米科技、云米科技、石头科技、九号机器人此前已经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不过,顶着“小米生态链企业”的光环,趣睡科技的IPO之路却略显坎坷。早在2020年7月,该公司就在深交所创业板提交IPO申请。但在首次提交招股书后,趣睡科技多次收到证监会的问询,其与小米集团的关系成为问询重点。

趣睡科技的股东中不乏明星资本,除了雷军系的顺为资本和小米科技,还有京东系的京东数科和千树资本,以及喜临门、海泉基金和篮球明星易建联等。

床垫是个很传统的生意,而雷军则是互联网思维的教父,“专注、极致、口碑、快”的七字诀曾经广为流传。那么背靠小米卖床垫,趣睡科技能否讲出新故事?

床垫也有极致性价比

从趣睡科技的发家史看,雷军的互联网思维对其影响还是深远的。针对年轻人思维,注重性价比是很多小米系公司共同的特点。趣睡科技也不例外。

趣睡科技成立于2014年,创始人李勇曾在美的集团和全友家居做过高管,40岁才开始创业。他还拉来了有过创业经历的李亮做联合创始人,当时后者成立的其格窗帘已经初具规模。

不过,他们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要把床垫做成互联网产品,而是想针对传统家居品牌严重依赖线下经销商的模式,做成直接面对消费者的家居产品。

在2015年,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找到刚刚成立的趣睡科技,表达出投资意向时,在传统家居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李勇、李亮,却对互联网模式一知半解,甚至连融资都从未想过。

为此,顺为资本花了很长时间,说服二人接受了这笔投资。同时,也将他们引入了“小米方法论”的大门,简单来说,核心就是极致的性价比。

在研发第一款产品时,李亮和李勇特地跑到线下卖场,买来一款售价几万元的德国床垫。拆开之后,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哪怕把整个床垫所有配件都做成最高配置,成本也不会超过3000块。”

于是,趣睡以此为对标,极力将成本压缩。比如,通过真空可卷包装将床垫体积大大压缩,既可以降低物流成本,又让床垫进出电梯变得容易。

2015年底,趣睡科技的8H乳胶床垫青春版M1先后在京东众筹和小米众筹上线。在京东众筹,首日众筹金额突破145万元,位居家居类目第一,30天获得610万的成绩。在小米众筹,7天之内,10000张床垫被订购一空,创造了家居行业的众筹纪录。

李亮清楚地记得,雷军曾在一次培训会总结自己的产品逻辑:“只要把产品做到极致性价比,你就不用花广告费”。

此外,趣睡科技也是创业邦DEMO SPACE孵化的具有代表性的企业。2015年5月,趣睡科技加入创业邦集训营,通过产品打磨、商业模式梳理、融资演练、推广分析、领导力沙盘等系统实战培训,快速成长。

代工靠喜临门

销售靠小米、京东

从创立到申请上市,趣睡科技只用了6年。这当然离不开众多知名投资方的支持。截止2019年底,趣睡共进行了6轮融资,基本是一年融一次。

在2015年,趣睡就获得了顺为资本和京东科技1000万元的天使轮投资。知名篮球运动员易建联为其产品代言后,在趣睡申报IPO前12个月,还认缴了6万元突击入股。

招股书显示,趣睡科技2019年、2020年、2021年的营收分别为5.52亿元、4.79亿元、4.72亿元。

在IPO前,创始人李勇持有趣睡32.70%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小米系的顺为资本、天津金米合计持股约12%,是趣睡的第二大股东;京东集团的关联方京东科技则持有2.47%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趣睡科技的产品主要通过线上渠道进行销售,报告期内小米集团和京东集团均为公司的前五大客户,在2020年度和2021年度也是公司的前五大供应商。其中,趣睡在小米平台上的销售总额多年来一直位列第一,超过京东平台7倍。

这意味着,趣睡科技的原材料来自小米和京东,再通过它们的电商平台卖出产品。这致使趣睡连续遭到证监会问询。

事实上,在趣睡科技之前,做POS机、人脸支付的商米科技、做家居照明的易来智能、做电动牙刷的素士科技,作为“小米生态链”公司,都在IPO过程中遭到问询,前两者已终止IPO。

此外,从2017年到2019年,顺为投资对所持趣睡股权进行了一系列转让,小米系的持有比例从27%降到目前的12%。

有意思的是,在顺为投资转让股权的对象中,趣睡的竞争对手——“中国床垫第一股”喜临门赫然在列。

同时,喜临门还是趣睡科技的前两大供应商。招股书显示,趣睡所有产品均采取外包生产方式。也就是说,喜临门是趣睡的主要代工厂。

赶上“睡眠经济”的风口?

趣睡科技之所以能快速崛起,除了抱住小米的“大腿”,还赶上了“睡眠经济”的风口。虽然主打产品是床垫和枕头,但不妨碍其将自己定位为睡眠产品和睡眠改善方案提供商。

据艾媒网发布的《2021年中国睡眠经济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6-2020年间,中国睡眠经济整体市场规模已从2616.3亿元增长至3778.6亿元,增长44.42%,2030年有望突破万亿。

目前市面上以改善睡眠为卖点的产品或服务,大体可以分为3类:家居硬件类、药物保健类和互联网服务类。根据头豹研究院的估计,家居硬件消费占睡眠经济约七成,药物保健消费约占两成,互联网服务约占一成。

对睡眠的关注,资本也越来越放在心上。在家居硬件类,包括半日闲、菠萝斑马、眠白科技、柔灵科技、贝氪科技等多家睡眠相关公司已完成融资,产品从床垫到睡眠仪到止鼾枕到智能手环均有涉及。不过,这些公司的融资轮次主要集中在A轮,也暂时缺乏知名投资机构布局。

睡眠服务APP则主要为失眠者提供冥想练习、白噪音等功能,聚集了蜗牛睡眠、潮汐、小睡眠、考拉睡眠、白噪音等软件类企业。其中,蜗牛睡眠、潮汐获得过融资。

具有助眠功效的保健食品,为大众熟知的褪黑素,主要生产商都是上市企业。而开启了第二波助眠浪潮的GABA(γ-氨基丁酸),则有更多新锐品牌入局,也引起了资本关注。睡眠软糖品牌BUFFX自2020年成立后,在一年内完成了三次融资,投资机构包括红杉基金、梅花创投、纪源资本等;营养品牌Wonderlab也在2021年完成了淡马锡领投的战略投资。

搭上睡眠经济,在未来一段时间似乎依旧有潜力,毕竟当下中国有超过3亿人存在睡眠问题。趣睡在招股书中表示,未来将在产品研发中持续使用高科技应用材料,打造一系列有竞争力的睡眠产品。

不过,长期严重依赖小米的“背书”,趣睡科技想要讲好睡眠经济的新故事,路还很长。

IPO:www.92ipo.com)